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選.

纖手炙魚頭 + 煙雨任平生

 
 
 

日志

 
 

草莓果醬.   

2016-08-03 06:54:13|  分类: 烹小鮮.輔料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莓果醬.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出院以前,我把《暗店街》放在厕所的冲水马桶边上。根据我的狭隘经验,人坐在这个地方才有最强的阅读欲望。
——王小波《万寿寺》

突然有点不确定,被他说中,当是庆幸还是惭愧……不过……左右朕自古罕有后一种情绪,那就活该庆幸吧。

此前的大约2个月里,太宰就是在王作家描述的境况里,怀揣着半强不强的阅读欲望,正襟危坐地完成了《西游记》(人文版!不是连环画!!插图都木有好不好!!!)的初审。之所以在读鲁迅先生和王作家的过程里塞进这么一部书,原因请参见早些时候的一篇文,《丹麦奶酥.起酥油版.》

草莓果醬.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好吧,朕假设众卿已经迫不及待地点击了上面的黑体字并且如饥似渴地舔完了全文然后如获至宝地得知了事情始末。辣么现在言归正传。

话说那枚吴作者,——太宰不得不承认,正是受了他的惊世骇俗的论调的蛊惑和怂恿,才在如此短时间内决定捧读西游原著的;结果(谨从朕的角度)发现,总归只能尊称他为“作者”而不是“作家”,因为毕竟在原著里踅摸到好几处文字,可用来佐证吴作者的文字有硬伤。

不过,既然这篇文的目的并非是要开展单方面的撕逼运动——熟悉太宰的吃货到今日应该很清楚,朕对于与人类相关的公益事业贯来兴致缺缺,此外自忖也很没有主动跟人撕逼的本钱,所以,那么,还是完爆一个小栗子,权当过过干瘾,无伤大雅嘛。

OK,栗子是酱的:

在太宰日前拜读过的从网上胡乱搜到的某个版本的《煮酒探西游》里,吴作者在论及唐御弟身世时,曾经深度探讨了其爹娘的身份,并且得出了结论:陈光蕊先森并非唐御弟哥哥的亲豆豆。在他列举的从《西游记》里抓来的诸多证据里,有这么一项,说是陈光蕊死而复生,面对在自己遇害后为强人所占的昔日爱妻时,撂下这么一句话:

“……,更不想你生下这儿子,……”

吴作者据此分析说,陈光蕊之所以“不想”要这孩子,就因为不是他的种。

草莓果醬.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好吧。

太宰必须承认,在读原著之前,确实觉得这证据很有说服力。可是一朝读了原著,不由哑然失笑。还记得当时看到那段原文,势所必然想到吴作者的那番推理,然后对净坛说,此作者的文学水平和职业素养,恐怕总有其一值得商榷。

这话自然不是诽谤。且听朕娓娓道来。

先对《西游记》里这段故事做个大概介绍,算是前情提要:

陈光蕊考中状元,游街显摆,好巧不巧被当朝丞相之女殷温娇小姐的招亲绣球砸中,于是两人拜堂成亲,卿卿我我,XXOO,碰巧或者必然,就有了后来的唐御弟。即便唐御弟是金蝉子转世投胎,若要降生,也免不了在娘胎里磨叽好一阵;那么在这一阵子里,发生了如下事件:

1,陈状元获皇帝(唐太宗,不是朕)钦点做官儿,于是拖家带口上路;
2,路遇强盗,陈状元丧命,老婆被强盗霸占;
3,陈太太忍辱负重,生下唐御弟。

唐御弟降生后,又发生了如下事件:

1,强盗欲杀之而后快,被陈太太阻止;
2,陈太太为避免亲子被杀,遂将其绑缚于木板之上,顺水漂走;
3,金山寺和尚法明救下唐御弟,将之抚养长大,顺带做了他的发型师;
4,唐御弟获知身世,返乡报仇,手刃强盗;
5,陈光蕊获龙王相救,还魂返生,见到在江边祭祀自己的妻儿,感慨万分,于是做了如下演讲,And I quote,

“皆因我与你昔年在万花店时,买放了那尾金色鲤鱼,谁知那鲤鱼就是此处龙王。后来逆贼把我推在水中,全亏得他救我。方才又赐我还魂。送我宝物,俱在身上。更不想你生下这儿子,又得岳丈为我报仇。真是苦尽甘来,莫大之喜!”

好吧。

草莓果醬.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到这里,真相该大白了。

倘说吴作者果真看不懂陈先森的这番说话是什么意思,把“更没想到”曲解成了“更不想要”,辣么他的文学水平值得商榷;倘说吴作者果真看懂了陈先森的这番说话是什么意思,把“更没想到”故意曲解成了“更不想要”,辣么他的职业素养值得商榷。

无论是此二种可能中的哪一个,似乎都不太乐观。

当然,依照太宰和净坛的矫情思维模式,总还会有第三种第四种以至更多种解释。

好比:

吴作者其实不是一个人,是一堆人,其中有的人看过原著,有的人没看过原著但是听看过的人讲过,有的人既没看过原著也没听人讲过纯属个人独立创作,于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东拼西凑出来的东西,就难免自说自话,有些不那么讲得通的地方。

又好比:

吴作者在《煮酒论西游》的时候,其实不是一个人,还有一壶酒,……这么说起来,恐怕还得有一个炉子,用来煮酒……于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烟不熏人人自晕,下笔就难免如有神。

不管怎么说吧,总之是被太宰(自以为地)揪住了小辫子,还不止上述的这一根儿。于是顺理成章被得出个结论:闲来无事看看消磨时间也便罢了,要冠以“一家之言”,若连太宰这种极其非专业人士的极其非专业挑刺儿的眼珠子都能瞅出毛病来,怕还真欠点火候。

草莓果醬.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火候这个东西,虽然常常都不太好把握,可也不是无法可依。对一个在厨房里浸淫了小二十年的厨子来讲,什么时候要大火沸汤,什么时候要小火慢炖,总还是有点子概念的。好比生滚粥,火小了,米粒儿不烂糊化不完全,味儿不够;又好比熬果酱,火大了,水蒸发过快,糖迅速变焦,十之八九会糊锅,味儿不对。

小火慢烹确是一道费时的手续,但是所得往往极耐品味,火气小了,但是持久,并不缺乏,速度慢了,时间长了,食材里的好东西在似乎永恒且稳定的热度里慢慢地溢出来,聚集起来,留存下来。这类烹法的典范,首推汽锅,然后是砂锅,再然后,吃货就享福了。

呃……(⊙o⊙)……貌似有点要跑偏。咳。今儿不说那些锅,嗯,说果酱。这也不是太宰头一回说果酱,早先讲过的一个,《甜李果酱》,也是夏天里的应季好方儿。这回的主角儿换了草莓,成品一样好味道,酸酸甜甜,且有大粒的草莓果肉,入口很满足。

草莓果醬. - Favored.太宰. - 翔選.
 
材料&步骤:

草莓果醬. - Favored.太宰. - 翔選.
 
温市的莓果举世闻名,这话一点不牵强。每年六七八三个月份,各种莓子相继成熟,草莓无疑是最平民的一支,其余尽有蓝莓,蔓越莓,树莓,黑莓,波森莓(Boysenberry),不一而足,每种都容易加了糖制成果酱,或者随个人的性子搭配,制成混合果酱。

草莓果醬. - Favored.太宰. - 翔選.
 
果酱的用处,在西人的餐谱里,比天朝的传统方子里,明显大得多。做蘸酱,抹酱,用来搭配肉菜和主食,这是最普通的吃法;此外更可以做腌料,装饰,馅料,配茶饮,配酒水,配甜点,甚至最堕落的,直接大勺子挖来空口吃——那当然会摄入大把糖份,要知道,为了中和水果在熬煮过程中因为水分蒸发而增强的酸酸的口感,每煮一份水果,至少都要添加半份的糖,且得是货真价实如麦芽糖一类的高升糖指数食材呢。

草莓果醬. - Favored.太宰. - 翔選.
  评论这张
 
阅读(695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