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選.

纖手炙魚頭 + 煙雨任平生

 
 
 

日志

 
 

2013 Banff &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2016-01-08 05:00:42|  分类: 加拿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Vancouver到Banff,常规的路线是:沿1号路,到达Hope(霍普市),转5号路,途径Merritt(梅里特镇),北上至Kamloops(甘露市),再转回1号路,直到Lake Louise Campground(路易斯湖营地);去程定为2天的,多选择在Golden(黄金镇)过夜休整。

太宰和净坛的改道,除了前篇提及的2个原因,也有如下考虑:

其一,5号路是BC省南部的一条南北向主干道,连接Southern Trans-Canada Route(1号路)和Northern Yellowhead Route(大名鼎鼎的黄头公路),总长524km,是Vancouver和Edmonton(埃德蒙顿)之间的最短路线。尽管如此,由于这条路基本是劈山之作,所以景色相对单调,长时间驾驶可能会觉得枯燥。

其二,如果太宰和净坛的目的地首站定为Jasper,那么在Hope之后,全程走5号路无疑是最快捷的途径;但我们的首站是Banff,太宰又潜意识地希望避开Kamloops这个炒作花旗参的旅游团专用市,所以在Merritt之后转道往Kelowna;毕竟以太宰的口味,水果比中药还是可爱许多的。

其三,虽然去程定为2天,但是倘若将第一天的住宿定在Golden,既画蛇添足,又无端增加花费。因为Golden距离Lake Louise不足100km,实在没有必要在这里歇脚;而且这座小镇已经明显被Vancouver-Banff自驾游染上了浓重的商业色彩,物价飙高,人员纷杂,非常不符合翔氏的静好理念。

所以翔氏的最终路线如下:

从Burnaby (伯纳比)出发,沿1号路,途径Abbotsford和Hope,至Merritt;转道97C高速路,到达Kelowna;再沿97号路,途径Winfield(温菲尔德镇)、Oyama(小山镇)和Vernon(弗农镇),到达Armstrong,此为第一天路线;途中,开车以外的主要活动集中在Kelowna。

从Armstrong出发,沿97A,途径Enderby(恩德比镇)和Mara(玛拉镇),到达Sicamous(西卡摩镇),之后转回1号路,途径Revelstoke(灰熊镇)、Mt. Revelstoke National Park(灰熊山国家公园)、Glacier National Park(冰川国家公园)、Golden、Yoho National Park(幽鹤国家公园),到达Lake Louise Campground,此为第二天路线;途中,可以在三个国家公园里选择便于到达的景点做Sidetrip(附带游览)。

计划行程第二天:从Armstrong出发,前往Lake Louise Campground。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7am:起床,洗漱,退房,装车,早餐,8.30am出发
实际:7am起床,9.08am出发

9.30am:到达The Last Spike(50.975663, -118.723707),9.50am离开
实际:10.15am到达,10.30am离开

11am:到达Rogers Pass @ Glacier National Park,11.20am离开
实际:11.50am到达,12.20离开

12.20pm:到达Tim Hortons (1421 Highway 1 Frontage Rd, Golden),午餐,12.50pm离开
实际:1.15pm到达,2.10pm离开

2pm:到达Natural Bridge & Emerald Lake @ Yoho National Park,3pm离开
实际:2.50pm到达,3.25pm离开

3.30pm:到达Spiral Tunnel Viewpoint @ Yoho National Park,4.30pm离开
实际:3.40pm到达,4pm离开

6pm(Mountain Time +1hr):到达Lake Louise Campground @ Banff National Park,搭帐篷+晚餐
实际:5.20pm到达

8.10pm:到达Lake Louise,9.10pm返回营地【Optional】
实际:剔除

当日行程结束。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在Armstrong Inn旁的McDonald’s点了2份Big Breakfast,饱饱地吃光,第二天的旅途正式开始了。

离开Armstrong镇,驶上97A号路(Vernon Sicamous Hwy),路两旁尽是广袤的农田,和农田更远处的连绵郁葱的山。虽已过了清晨,空气却还停顿在带着露珠的清新状态,揉着草香和各种花香的风微微吹着,山那边的太阳慵懒地爬上来,坚定而柔和地抚摸着一垛垛捆扎成四方形的待售的干草堆,和悠哉地俯首啃食的马和牛们。

太宰基本是个没文化的主儿,只知坐享其成地欣赏着窗外的美,以及重复着千篇一律的赞叹:“啊”和“哇”,连带着很长很长的表示惬意的叹息,此外没有别的话。净坛就深奥得多,晓得“大农业”、“机械化”和“自动灌溉”这种专业术语,瞬间把这平凡的乡间提升到发达的资本主义的高度。太宰由衷很PF,忍不住从内心深处挖出更加多的“啊”和“哇”表示赞同。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97A号路虽是连接Armstrong和Sicamous的主干线,但地位远不如1号路或者黄头公路,所以窄窄的,双向2车道。令人惊喜的是最近新铺过,平坦细致,路噪小到可以忽略。路上车很少,净坛慢悠悠地开,经常也可以左顾右盼。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继续前行,有一道水域若隐若现在车子的左侧。因为阳光被右侧的高山遮挡住,所以水是深蓝色的,幽静且长。净坛趁车少的当儿,寻了一处空地,左转调头到路对面,停在水边。其时翔氏并不知道这是Mara Lake(玛拉湖),也不知道先前隐现的是Shuswap River(舒史瓦普河;Shuswap,加拿大原住民部族之一),只是一味赞叹着,湖水竟可以蓝得如此神秘和厚重,觉得它与昨日所见的Okanagan湖完全不同,更沉静,更深邃。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离开玛拉湖,继续前行约20分钟,到了第一个休息点,也就是当天的首个Sidetrip,The Last Spike,最后一钉

1871年,为了回报BC省加入联邦,加拿大政府承诺,会修建一条铁路将这个太平洋省与内陆省衔接起来。之后的14年,便上演了一部交织着自然灾难、金融危机、土著抵抗和劳工鲜血的极具争议的传奇。1885年11月7日9时22分,加拿大太平洋铁路(Canadian Pacific Railway)在这里敲下了最后一颗道钉,宣告了第一条横贯整个加拿大大陆的铁路的完工。

出发前,为了确定这个景点的具体位置,净坛还破费了一番周折。因为G到的各种资料中,提供的地点信息都不相同,净坛只得据此确定大概位置,然后在G-Map里拉网搜寻,终于在路边的一个休息区里找到了。为此,太宰果断感谢G-Map在北美地区提供的高精度街景图,并且决定不投诉G-Map在拍摄街景时居然拍到了太宰在后院菜地里搭建的防浣熊绿塑料网。

正要离开时,突然听到似有火车驶近的声音,于是停住脚步等待。果然,很快就有一列火车从铁网外的树林里钻了出来。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其实这天的休息点中,有3处都是与CPR相关的,除了The Last Spike,还有接下来的Rogers Pass,以及到达Lake Louise Campground前的最后一个休息点,Spiral Tunnel。从The Last Spike到Rogers Pass,会经过两个国家公园:Mt. Revelstoke National Park(灰熊山国家公园)和Glacier National Park(冰川国家公园),越向东,山脉的形状越尖刻。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Rogers Pass,罗杰斯通道,位于冰川国家公园内,以其发现者Major Albert Bowman Rogers(阿伯特·鲍曼·罗杰斯少校)的名字命名。当年,CPR需要在Selkirk Mountains(塞尔柯克山脉)中寻找一条能够修建铁路的路线,并将这个任务派发给了Rogers少校,作为回报,CPR承诺给他一张$5000的支票,并以他的名字为其所发现的路线命名。1881年4月,Rogers少校找到了通道,CPR也兑现了诺言。

从地势看,Rogers Pass当处于落基山脉里的低地,因为站在这里,周圈全部是高耸的山,很多山上还有大量积雪。根据G-Map的地形图,这些山的平均海拔应在2600m以上,最高的Mt. Rogers(罗杰斯山),海拔超过3000m。
 
根据Parks Canada的说明,加拿大的绝大部分国家公园和国家历史景点都会对入园、露营及在园内进行其它活动(如钓鱼等)收费。所以,要在国家公园内合法停留,必须持有有效的入园票据。净坛事先向同事租借了一张Discovery Pass(加拿大国家公园年票),挂在车内后视镜上,得。

休息点的停车场里满是大大小小的房车,惹得净坛掬了一把又一把辛酸鼻涕泪,太宰只顾着更换拍摄地点并调整拍摄角度,一门心思想把它们排除在崇山峻岭之外,终于徒劳无功。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C Visitor Center在这里也设有据点,除了标配的纪念品贩售和免费旅游资讯,还有一个小型的落基山脉动物标本展,凭Discovery Pass即可入内参观。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游客中心门前泊着的一门大炮,好歹给净坛脆弱的心灵些许慰藉:房车再大,也拽不过大炮啊。。。何况,此炮尚在服役中,是会咳嗽的哟,屋里还坐着一枚活生生的,会脱衣服的炮弹哟。。。虽然,人家的任务仅限于引发可能发生的雪崩,并不是用来打房车的。。。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太宰正置身于群山和群房车中飘飘然时,蓦然发觉还有一枚同道在脚边!松鼠?细看却觉得尾巴实在不够蓬松,跟踪拍摄居然发现,它不上树,却钻地洞!太宰于是自顾自心理安慰道,但是它的动作明显也属于时刻突然短路式啊。。。那么大约是另一种风格的松鼠吧!直到后来,在Lake Louise Gondola看到了关于当地常见野生动物的介绍,才晓得它的真实身份——落基山地区随处可见的Ground Squirrel(地松鼠)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照例从游客中心搬了一坨旅游资料之后,再上路了。近一个小时后,到达Golden镇上位于1号路旁边的Tim Hortons家门口。其时已经过了太宰的正常饭点,餐馆门口的车位比较空闲。进去了却大跌眼镜。不太大的空间里人头攒动,排队的人数居然超过10头。细想之下,翔氏自打登了加国之后,似乎还未见如此壮观的排队点餐景象。

虽然Tim Hortons贯来雄赳赳地号称是纯种的加拿大连锁快餐店,翔氏却不明原因地从未饕餮过。此番原本也没有给“霍记”预留位子,不过后来既然计划在往返途中对连锁餐饮行业微服私访,若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他家屏蔽掉,似乎于情于理都会让加民有些伤心。再三咬牙之后,太宰毅然决定,把某天的午餐交待给这家以媲美刷锅水的咖啡闻名全加的本土馆子。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事实证明,翔氏的直觉是对的,以往视霍记如空气的习惯是好的,这次的妇人之仁是大错特错的。因为在排队将近半小时(霍记又创新高),比照着悬挂在点餐台上方的餐牌点了2客看起来很有食欲的鸡肉沙拉三明治之后,端到手的却是这样一盘粗制滥造: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呃。。。太宰和净坛同时不得不承认,这是我们见过的外貌最朴实、口感最固执、味道最空白的三明治啊。。。至于套餐的配汤,太宰自打看到那浓重的橙红色,就很自觉地做好了罗宋汤的口感的心理准备,结果又是大出所料:这个貌似是番茄煮杂豆子的东东,居然可以不酸不甜不辣不咸,害得太宰一勺又一勺直勺到碗底,还是闹不清自己勺了一大碗神马。。。唯一值得称颂的是套餐配送一份刷锅水咖啡or罐装百事可乐,任选一,翔氏想都没想选了后者,便携啊。。。但是1份干粮配2份汤水,要不要这样精打细算啊?

服务生配餐迟缓,无外表无内涵,三明治,无外表无内涵,配汤,无外表无内涵,价格,有外表有内涵,10分总评2,如果被迫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可以给到3。十得二三的定义是,确定是食物,以果腹,聊胜于无。

太宰承认,其实对Golden是有成见的,这顿午餐,让太宰更加坚定了自己对Golden的成见。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过了Golden,往Yoho National Park去的一段路程,景色壮美。挺拔苍劲的山开始多起来,有些路段明显是从一座山中间劈出来的,道路也爬上爬下地陡,有几处6%甚或8%的坡,净坛解释说,那就是100米水平距离之内海拔高度差为6米甚至8米。小萨爬坡有些喘,毕竟是城市白领,不是驴啊。

太宰在Yoho选定的两处景点均靠近1号路,按照路牌转弯,沿Emerald Lake Rd,先到Natural Bridge,再到Emerald Lake(翡翠湖)。

Natural Bridge,天然石桥,常见是由于水流的强大冲击力,在岩石下辟出一条原本不存在的水路,使岩石本身变成一座天然的桥。Yoho的这座,是由Kicking Horse River冲击而成的。河水的源头是绵延Yoho和Banff国家公园的Wapta和Waptik史前冰原。天暖化冻的冰原水,沿山脊冲刷而下,携带了大量矿物质微粒,河水因此变为乳白色。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在Natural Bridge小听了一会子震耳的水声,就回到Emerald Lake Rd,继续往深处开,很快就到了湖边停车场。有几枚旅游大巴落座,远远瞅见一汪湛蓝的湖水,湖边的木桥上全是人。哎,这就是传说中的旺季了。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走近了看,湖水却变成翠绿色,如其名,翡翠,绿得干净,绿得清爽,绿得如梦似幻,像一块巨大的绿松石,直直让人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对面山脚下有一处水面平静如鉴,映出山上的草甸;水面上有人在划独木舟,泛起的涟漪总也打不破那一面镜子。在自发贡献了一筐“啊”和“哇”之后,太宰总算攒出了一句至理:“真的像假的一样”。在之后几天里,太宰和净坛再没有见过绿得如此纯净的湖水,以致每每想起在桥上伫立的那十几分钟,还总以为是在做梦。

翡翠湖是幽鹤国家公园61个湖泊和池塘中最大的一枚,像Banff和Jasper国家公园中的其它湖泊一样,翡翠湖的水源也来自高山上的冰原,因为水中悬浮着大量的石灰岩颗粒,经由太阳照射,加之观看角度不同,便会呈现亦蓝亦绿的颜色。130多年前,一位名叫Tom Wilson的导游偶然发现了这里,震撼于湖水蛊惑人心的绿色,便称它作“翡翠湖”。事实上,Wilson先生早些时候已经以“翡翠”给另一枚美丽的湖命名过了,那就是后来更名为Lake Louise的露易斯湖。所以,谁绿得更纯粹,不言自明。

必须承认,以翡翠湖的美,作为Sidetrip实在大材小用。不过既然此番的主打是Banff&Jasper,还是将沿途的风景留待下次细细品味吧。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离开Emerald Lake,沿着来时路重新返回到1号路上,继续前行。半路上,净坛发现旁边山上有火车在气喘吁吁地爬坡,莫不是即将通过Spiral Tunnel的某列?于是猛踩油门,风似地飙到螺旋隧道的观景台,静待火车到来。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右侧的隧道入口和左侧的隧道出口。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果然,大约十分钟后,刚刚被我们超过的那列火车呼哧呼哧赶到了。红色的火车头先从中间的隧道口进入,再从上方的隧道口开出,然后又从距离观景台最近的铁轨上驶过,平面看去像是走了一个“Z”字,实际上已经在山中兜了“8”字。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原本预留了1个小时在这里等待火车通过隧道,现下运气好到与火车前后脚,太宰拍到了“Z”字以后,果断喊净坛走起,冲向Lake Louise Campground,安营扎寨!

因为太宰一早在官网预订了Campsite并付了款,所以入营区登记时,只需将预订号码告诉工作人员,就会领到一张印有营地编号和离开时间等信息的注册纸。Banff的Lake Louise营区要求将注册纸摆放于车辆前挡风玻璃下;Jasper的Wapiti营区则要求将注册纸夹在营地前的木桩上。两个营区都要求到达时注册,离开时注销。

在营区里按照指示牌兜了一圈,终于到达了我们的营地,狠有成就感地兴奋的同时,却发现Lake Louise的营地真小!相比于翔氏之前在BC省的Cultus Lake Provincial Park露营时的营地,这里的营地规模实在严重缩水,尤其搭上一座标称8人住的大帐篷之后,除了随处可见的地松鼠和剿杀不灭的蚊子还可以放肆地嚣张,基本没有太宰和净坛的活动空间了。

翔氏在Lake Louise Campground的行宫: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本以为2个半小时的时间足够盖房子和饱肚子,结果因为:1)第一次扯天幕;2)房顶这张天幕无边无际;3)第一次扯天幕就扯了这么一张无边无际的,所以,待翔氏折腾完毕,已然8点半多了。。。先前落地的喜感已经完全被天幕一样巨大的疲惫取代,随之而来的是无孔不入隔着衣服裤子也能吸血的蚊子,以及突然发现基本没有防蚊装备。。。

太宰此刻对原计划往Lake Louise欣赏晚霞的美好憧憬已经全无兴趣,嘟囔着净坛火速架起炉灶,生火煮饭,补充能量,准备睡觉!

当日晚餐:生菜+鸡蛋+方便面;青椒+番茄+虾仁。

Banff  Jasper Day 2:綠の驚艷. - Favored.太宰. - 翔選.

谁知旺季的危害远不止翡翠湖的满满一桥游人。

太宰在煮饭的当儿,净坛先去洗澡,不一会儿垂头丧气地溜达回来说,因为人太多,已然没有热水了,冷水又冷到字面意思,为保命故,没敢洗。。。饭后净坛负责刷锅,太宰一路跑去女生淋浴间,远远地就听到里面传出阵阵惊叫,貌似被冰水砸到头了很刺激吧。。。要不要这么夸张啊。。。-_-|||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1244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