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選.

纖手炙魚頭 + 煙雨任平生

 
 
 

日志

 
 

紅燒豬蹄.  

2015-12-01 08:28:03|  分类: 烹小鮮.牲族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他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秋。——鲁迅《秋夜》

这是先生在写他的后园墙外的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的那两株。秋天里,枣树被打光了枣,落尽了叶子,单剩枝干,欠伸着。枣树的上面,是奇怪而高的夜的天空,下面,是洒满了繁霜的不知名的野花草。

在那中间,一种颜色冻得红惨惨的极细小的粉红花,瑟缩着做着春和秋的梦。先生说枣树知道小粉红花的梦,而太宰不知道的,是小粉红花知道不知道枣树知道伊的梦。

这话说得真拗口。幸好翔府里没有什么枣树,也没有什么粉红花,又现代文阅读向来是太宰的软肋,所以更加乐得不必去猜测揣摩孤寂彷徨还是坚强的问题。

然而翔府里确也有树。并且不止一株。

前院现有三株。

一株是高大的雪杉(Cedar),因为距离老屋太近,怕树根长坏了地基,遂向市政申请了砍树许可,目前正由净坛一枝一枝慢慢砍着。

另外两株,一株是日本枫(Japanese Maple),还有一株也是日本枫,品种虽不同,天凉叶子转红的时候,却一样的鲜艳。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后院有两株。

一株是粗壮的挪威枫(Norway Maple),长在西北角,低低的地方就开始分枝,三四根大的桠杈伸上去,又继续细分,再细分,最后变成高出老屋屋顶的天蓬似的树冠。翔氏刚搬进那当口儿,这树的叶子正盛,手掌般大小的绿绿的叶子,一度被误以为是梧桐。

还有一株是紫叶李或者红叶李。这树开花比樱花略早些,花朵的模样极容易与樱花混淆。太宰就曾专门拍了这种李树花,当成樱花四处招摇。夏天里,花落尽了,就渐渐长出紫红色的圆形的果子,成熟以后,一个个掉在草地里,没人去捡,鸟儿貌似也不喜食,于是腐烂,化到土里不见了。

统共五株树,大小高矮不相同的枫树就占了三株,足见枫叶之国的名头,当真不是随便喊喊唬人的。趁机想起个把月前,帝都往香山看红叶的呼声此起彼伏,接连而来的不意外是专线大巴人满为患……哪里比得在自家院子里,房前屋后赏枫的自在呢。

况加国的枫叶又这么多彩,红,橘,金,黄,绿……且随着时间不断变化着深浅。倘自九月初开始留意,到十一月中,就可轻松收集涵盖一条完整色谱的枫叶。在之前的《秋梨膏片糖》篇里,太宰PO了一组住宅区秋景图,其中大多是别人家的枫树,这回终于轮到显摆翔氏自家的:

以下一组日本枫落叶照片,摄于翔府前院——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以下一组挪威枫落叶照片,摄于翔府后院——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赏枫完毕,就该端上今儿的大菜。虽说天朝已然瑞雪初降,温市却还不着忙地信步溜达在秋意瑟瑟中,所以,秋膘可以继续贴起来。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在太宰朦胧的记忆里,已经寻不到最初是何时开始喜欢吃猪蹄儿的,但却一直记得馒头大神烧出的味道。那是将整只猪蹄拾掇干净,加了各项香料,放入高压锅里焖出来的,随着出气孔呲呲的喷气声,肉香味儿由淡转浓,直到那香气里有了似有若无的酱香味儿,筋道软糯的红烧猪蹄就做成了。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太宰往往等不及高压锅的慢排气,手提着千斤坠,让内里的气体速度放出,然后旋开锅盖……一股醇香伴着厚厚的蒸汽一起涌出来,蒙了太宰的眼镜片,什么也看不清楚,但鼻子嗅到的味道错不了。两根筷子爽快插透猪皮插进肉里去,把个肥嘟嘟颤悠悠的猪蹄儿挑到大盘子里,摆在桌边,一边吹气,一边开动双手撕扯拆卸,开吃!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轮到太宰当厨,因为嫌弃高压锅的省时却不易入味,所以常常还是选择煮锅慢炖。猪蹄儿也不管它是整只还是斩块,只要剃净了表皮上残余的毛,汆水去了腥,就入锅小火慢慢地煨起来,直煨到皮糯肉烂,轻轻一碰就脱骨。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材料: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步骤: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红烧的用料并没有特别严格的限制,简单如葱姜八角和酱油,一样可以烧出香喷喷的大肉,只要吃的人喜欢。太宰这回的调味略甜且带辣,因为要同时满足和净坛两个的口味;又担心甜味惹腻,所以额外加了陈皮,虽然量不多,可是煮出的猪蹄里里外外透着一股桔子香气,算是意外之喜。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紅燒豬蹄. - Favored.太宰. - 翔選.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家常菜小铺我们爱吃辣
阅读(68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