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選.

纖手炙魚頭 + 煙雨任平生

 
 
 
 
 
 

海外 加拿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核桃可可雪球.

2016-8-30 10:07:14 阅读3427 评论0 302016/08 Aug30

饼干大略是各种烘焙项目中最难失败的一位。一来成分简单,二来无需深度发酵,三来打发要求也不甚严格;更甚,其实面团究竟和成何种状态,都不会直接导致烘焙失败,最多也只是因应面团的物理性质选择适宜的塑型方式而已。

饼干面团/面糊的主要成分无外乎四大件:黄油、鸡蛋、面粉、糖。将这些材料,以不同的配比进行组合,再添加些调剂,譬如香草、奶油、果酱、坚果、蜂蜜等等,又及在成品的基础上继续添加各种装饰,便可生出无穷的变化来。

这款雪球饼干,采用最常见也最不易失败的糖油拌合面团,顾名思义,先将糖+黄油混合打发,再加入粉类拌合成面团。配料方面,太宰一向秉持想吃什么放什么、手边有什么放什么的原则,选择了核桃仁和可可粉。

材料清单:

制作步骤:

表面装饰,为了减少糖分摄入,太宰只简单在表面筛了薄薄一层糖粉。嗜甜,则可以将刚出炉的饼干球整个儿放入糖粉中,滚动着裹上几层厚厚的糖粉,变成名副其实的“雪球”。成品口感酥脆,奶香浓郁,微甜。

作者  | 2016-8-30 10:07:14 | 阅读(342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草莓果醬.  

2016-8-3 6:54:13 阅读171759 评论0 32016/08 Aug3

出院以前,我把《暗店街》放在厕所的冲水马桶边上。根据我的狭隘经验,人坐在这个地方才有最强的阅读欲望。

——王小波《万寿寺》

突然有点不确定,被他说中,当是庆幸还是惭愧……不过……左右朕自古罕有后一种情绪,那就活该庆幸吧。

此前的大约2个月里,太宰就是在王作家描述的境况里,怀揣着半强不强的阅读欲望,正襟危坐地完成了《西游记》(人文版!不是连环画!!插图都木有好不好!!!)的初审。之所以在读鲁迅先生和王作家的过程里塞进这么一部书,原因请参见早些时候的一篇文,《丹麦奶酥.起酥油版.》

好吧,朕假设众卿已经迫不及待地点击了上面的黑体字并且如饥似渴地舔完了全文然后如获至宝地得知了事情始末。辣么现在言归正传。

话说那枚吴作者,——太宰不得不承认,正是受了他的惊世骇俗的论调的蛊惑和怂恿,才在如此短时间内决定捧读西游原著的;结果(谨从朕的角度)发现,总归只能尊称他为“作者”而不是“作家”,因为毕竟在原著里踅摸到好几处文字,可用来佐证吴作者的文字有硬伤。

不过,既然这篇文的目的并非是要开展单方面的撕逼运动——熟悉太宰的吃货到今日应该很清楚,朕对于与人类相关的公益事业贯来兴致缺缺,此外自忖也很没有主动跟人撕逼的本钱,所以,那么,还是完爆一个小栗子,权当过过干瘾,无伤大雅嘛。

OK,栗子是酱的:

作者  | 2016-8-3 6:54:13 | 阅读(17175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涼拌秋葵.

2016-7-28 3:15:27 阅读3339 评论0 282016/07 July28

名声的起灭,也如光的起灭一样,起的时候,从近到远,灭的时候,远处倒还留着余光。

——鲁迅《略论梅兰芳及其他》

这句总使太宰不自觉地想到“吃拿堂”(Chinatown),当然,无论吃或拿,都没有不付钱的道理。

早些在卡城,如今在温市,唐人街的景象一般无二:红漆的柱子,歇山的屋顶,镂刻的窗棂,是大廓;停歪的私车,寥落的行人,六角宫灯或者熊猫画幅,是门帘;拥挤的药房,朽枯的味道,脏乱的后街,是内里。西人对中华的认知,还执着地停留在雕梁画栋和长辫子病夫的那个年代,全不管明日黄花蝶也愁。

华人对此竟而津津乐道,也全不管那闪烁着的是初光,是余光,是方兴,还是已殁,只心念着任韩信成韩信败,萧何始终是萧何,却浑然忘记他终究无奈自污名节,寄命黄老。

太宰虽然怠惰,偶有想起却如何也想不通透,是怎样的族人,在繁华市中心旁圈一块地,建一座萧条的城,展一片破落的景?

华工。那些为太平洋铁路出力出命的人。从最初的失业转行,到后来的排华所迫,聚居于此,“华埠”从无到有,从小变大,再后来,变了各色人种的毒品、娼妓、帮派。如此,与其说华族似酱缸,不如说似缸,兼容并包,然后混杂,发酵,成酱,或生蛆。

唯站在缸外面的人,因为隔着厚厚的陶土的缸壁,和厚厚的木头的盖板,见不着内里,只闻得些酱香,于是以为那自是一缸好酱,没有虫的;假使机缘开了盖板,也见了虫,但酱依然香的。于是华族的神奇显现了,有虫无虫,透过盖板的缝隙或者通过大开的缸口,幽幽地潜入或者直直地窜入外人鼻孔里的酱的气味,总是香的,一如那抹光,近处的亮着或者灭了,远处还长久地余着。

作者  | 2016-7-28 3:15:27 | 阅读(33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玉米麵香腸卷.  

2016-7-5 7:58:41 阅读23602 评论0 52016/07 July5

美式西点中有一款造型和名头都很萌的主儿,多以可颂面团层层包裹着一根约摸5cm长的小香肠烤制而成,名曰“pigs in a blanket”。英国也有一款类似的,不过以培根代替可颂面团,仍旧层层包裹着迷你的小香肠,也仍旧叫作“毯子里的小猪”。想来这头小猪猡是非但不太会冷,也不很会饿的。当然也可以随着自己的口味喜好,换用牛肉肠或者鸡肉肠甚至鱼肉肠来烘烤,那么就顺理成章成了毯子里的小牛小鸡或者小鱼儿。

天下美食本一家。十万八千里外的中国南京,也有这么一物,叫作香肠卷,以自家灌制的腊肠为芯,发酵白面团为衣,以蒸代烤,虽然食材和烹饪方法都与西式的不同,但成品造型却神似。只是这张毯子因为多了水汽而愈发柔软,里面睡的也拉长了身子,变成大猪猡了。不过就因了这么着,西式的毯子裹小猪多用作小食茶点,而中式的毯子包大猪则足以胜任正餐主食。

太宰素来不喜腊肠,嫌它味道太油腻,切面上斑斑点点的肥膘也触目惊心。索性换了牛肉热狗香肠,配以掺了玉米面的发酵面团,蒸而不烤,结果得了再不能比这个更符合“中西合璧”的:中国毯子里的美国牛。

材料:

步骤:

【TIPS】

将面条卷裹在香肠外面时,一边卷,一边略抻直面条,使之紧绷,卷好后将面条两端与贴近的面圈捏紧,以防二次发酵后弹开。

蒸锅水滚上汽后再放上蒸屉开始蒸制,蒸好后勿立即打开锅盖,以防成品骤然受冷收缩;亦不可等待过久才开盖,以防锅盖内水汽凝结滴落在成品表面,将面皮泡胀。

当次吃不完的香肠卷,可以装入保鲜袋,冷冻保存;下次食用时,入微波炉加热1-2分钟,口感即回复如初。

作者  | 2016-7-5 7:58:41 | 阅读(2360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上湯乾絲.  

2016-6-1 6:30:57 阅读22549 评论0 12016/06 June1

这时候我发现,人和人其实是很有隔膜的。有些人喜欢有趣,有些人喜欢无趣,这种区别看来是天生的。

——王小波《有关“给点气氛”》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鲁迅《小杂感》

关于有趣或无趣,悲或欢,各人的定义和感验有不同,也有不通,这是较容易理解的;至于是否天生,那恐怕还得去问老天。

读王小波的时候,留意到他特别不喜欢中国文化中的一条,“推己及人”。这词儿的意思说,用自己的心思想法去揣测别人的。

这么一解释,就发现鲁迅先生也不喜欢这一条,因为也曾有句话说,“他总要'以己之心,度人之心',度了之后,便将这心硬塞在别人的腔子里,装作不是自己的,而说别人的心没有他的干净。”(太宰曾在《清蒸鱼柳》文里以此句开篇。)

换个词儿来解释,最合适莫过于“设身处地”——正是太宰平日里极唾弃的一枚:既无法将此身处彼地,触彼景生彼情,单一个“设”,说白了就是靠YY呗,谈什么感同身受。退一步说话,对于情商指数飙高的,感或许是可以感几分,同身受,还是省了。

所以太宰一贯不积极参与所谓“劝慰”或者“开导”这些个人道主义大工程,不只因为自觉缺乏社会主义高尚情操和居委会大妈的九重嘴皮功,而且自忖倘若不曾经历过,就不愿也不忍打着同情的幌子,在真正受苦受难的人眼巴前儿,说些看似同气连枝,其实骨子里尽透着风凉劲儿的话。

回想起偶然间瞄到的一档电视节目,采访一位曾经的抑郁症患者,如今业已成功康复了的。采访的问,患病期间最讨厌什么事?被采访的说,别人来劝自己想开点别抑郁。——那是的,似乎没有谁乐意主动就抑郁了,此话一出,倒十足好像人死乞白赖上杆子想不开似的。

作者  | 2016-6-1 6:30:57 | 阅读(2254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波伏隆奶酪火腿麵包.  

2016-5-27 4:50:35 阅读11453 评论0 272016/05 May27

我曾经问他得失的缘由,他只静静地笑道:你太性急,来不及等它走到中间去。

——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四月头的时候,后院常常可以见着两只暗冠蓝鸦,栅栏上,树枝上,草地里,四处踅摸。然后喙里往往就叼了一根细树枝或者一小撮干草,呼啦啦飞起来,一头钻进紧贴着老屋的那棵松树里。

松树的密密的树杈和针叶后面,是翔氏的卧房,其时大好的晴天尚不多,所以窗帘大多闭合着。

然而蓝鸦两口子并不知情。

所以,没有几天功夫,松树的丫杈上,就多了一座圆圆的巢。

巢与卧房窗户之间,怕只得三十厘米。

然而蓝鸦两口子并不知情。

太宰于是想,它们大约要下蛋吧,春天里,这是正经事。

这么想着,心里就有点小激动,不时琢磨着寻个机会掀开窗帘瞅瞅,看看它们的巢铺好了草褥子没有,下了蛋没有,蓝鸦太太开始孵蛋了没有,小蓝鸦出壳了没有……

总之想得很久远。

然而蓝鸦两口子并不知情。

终于有一个早晨,太宰决定忍不住了,蹑手蹑脚走到窗前,把窗帘轻轻拉开,脑袋往前凑,胖脸几乎贴到玻璃上。

嘘。

有一只蓝鸦正在窝里低着小脑袋忙呢。

下一秒,巢里卧着的蓝鸦太太或者蓝鸦先生,蓦地抬头,正与偷窥的太宰看个对眼。

(⊙o⊙)…

毫不夸张地说,太宰几乎看到了那双乌黑小眼珠子里瞬间迸出的惊怪和警醒。

都还不到再下一秒,呼啦一声,它飞走了。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作者  | 2016-5-27 4:50:35 | 阅读(11453) |评论(0) | 阅读全文>>

避風塘蝦.  

2016-5-17 5:31:44 阅读6085 评论0 172016/05 May17

我一向并不想如顽皮的孩子一般,拿了一支细竹竿,在老树上的崇高的窠边搅扰。

——鲁迅《致<近代美术史潮论>的读者诸君》

如此说来,太宰原是个顽皮的孩纸,因为幼时顶喜欢做的一件事,是在夏天里,拆一片口香糖,塞进嘴里勤快地嚼着,从院子里捞一支细长竹竿,就出了门。

出门是一米多宽的小巷。巷的这一面,是一字排开的各家各户的红漆铁门;那一面,是其时太宰所读小学的红砖院墙。墙的那一面,是红砖砌成的低矮平房,其中一间,是太宰其时的教室;这一面,是一字排开的粗壮杨树。

那些杨树曾是太宰颇钟爱的玩具匣子。虽说它们是阔叶,冬天里照例会把叶子掉个干净,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桠叉,瑟瑟地越冬,可是冬去春来,绿叶荫荫的重又回来,树上藏着的各种好玩具也都活动起来。

玩得多的有两样。

头一样自然就是杨树叶子。初春的嫩叶不当事,要待到夏末秋初,叶子趁着一整个夏天,都长得老大,又借着乍起的微凉的秋风,叶梗略略地有些收缩时,或捡了地上的落叶,或索性找来滚铁环的长钩,把较低的树枝拉下一根,从上面挑选中意的叶子摘下,统统去了叶片,只留叶柄,如此收集一大把,用小纸盒仔细收好。

回头兴冲冲地找邻家小盆友,两三人凑一堆,彼此掏出收藏的粗壮叶柄,一根一根拿来交叉勒拽,被勒断的输,对方赢。这就好比古人斗蟋蟀,会有常胜将军;但又与斗蟋蟀不太一样,因为胜败全在自己手里,不在虫子。时日一久,玩得多了,像太宰酱天生爱取巧的,左右总能悟出些诀窍:两手抓握叶柄的位置,勒拽时使的力道和用力的时机方向,都可以决定手里这根叶柄是百折不挠,还是一触即断。只不过,这游戏需得趁时,一旦叶柄脱水变得干硬,就玩不起来了。

作者  | 2016-5-17 5:31:44 | 阅读(608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胡蘿蔔西芹吐司.  

2016-3-16 2:25:01 阅读2980 评论0 162016/03 Mar16

我总觉得小说可以写痛苦,写绝望,不能写让人心烦的事,理由很简单:看了以后不烦也要烦,烦了更要烦,而心烦这件事,正是多数中国人最大的苦难。

——王小波《关于幽闭型小说》

是个故事,就得有点戏剧性。戏剧就是冲突,就是磨难,就是麻烦。

——张爱玲《论写作》

天下事尽有小作为比大作为更烦难的。

——鲁迅《娜拉走后怎样》

就这一点,太宰同意张爱玲,不同意王小波,原因,正是先生的这句话。

既然麻烦是生活的组成,可以有,也便可以写,心智脆弱的,自然更可以选择不要看。倘若看了厌烦了绝望了并且付诸于行动索性死掉了,那结局虽然或许悲戚,却不能归咎于别人的写麻烦。

于作者而言,写绝望究竟比写麻烦舒坦多少,朕不晓得;单从读者一厢,好巧有个现身说法的机会:读过柏杨的短篇小说集子《凶手》,你就知道,看绝望,并不比看麻烦更能令人愉悦。

倘若它是事实,你看,或者不看它,接受,或者不接受它,它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不来不去,不增不减,不舍不弃。就是这种不以人类主观好恶而改变的性质,使它特别容易招人烦。这里的烦,一部分固然是客观存在的,还有一部分,得承认,是人自找的。

太宰本尊就是个极怕麻烦、但又很会自找麻烦的人。偏偏对于一个正常的平凡人,生活中虽然大麻烦不常见,小麻烦却可以不间断,要找时简直手到擒来,满满一抓一大把的赶脚。不止如此。这货好似自带万有引力,并且繁殖能力超强,不仅能够吸引方圆地球以内八竿子打不着的其它麻烦,而且还会生出很多大大小小高矮胖瘦的各种麻烦。以致一朝与它纠缠上了,假以时日,就会产生自个儿究竟是不是掉进了麻烦窝里的疑问。

作者  | 2016-3-16 2:25:01 | 阅读(2980) |评论(0) | 阅读全文>>

酸奶香蕉蛋糕.  

2016-2-26 8:02:54 阅读4450 评论0 262016/02 Feb26

科学虽然给我们许多惊奇,但也搅坏了我们许多好梦。

——鲁迅《春末闲谈》

日前,太宰突然深刻体悟到作为一枚死忠吃货的优渥,那契机,是被一位熟识灌输了一个新概念,叫作“代餐”的。这个词儿或许不新奇,如今居然演变成据说是天朝最火爆的吃物,着实让人始料未及。

首先,这种代餐是果真有实物的。根据太宰最新斩获的信息,好比一组“30日体重控制代餐”,据称它的功用,在于可维持一名成年人类一个月的营养需求。所以其中必得包含如下成分(或多或少):代餐主食(譬如宣称用大豆蛋白提炼而成的奶昔)、微量元素、膳食纤维(譬如一包香草茶)、以及支持人体正常新陈代谢的其它必需物质,等等。

因为是个纯粹的吃货,所以太宰必然不会在此自曝家丑,跟看官瞎掰什么化学啊生物啊那些个想当年朕搔出二桶头皮屑才勉强通过会考的玩儿意。——所以咱们只谈吃。嗯。就这么点儿追求,眼瞅着也要被科学玩儿坏了。

且不谈研发和制造和贩售和食用这些代餐产品的人类各各都揣着怎样的心思,在太宰这厢,想法惯来很单纯:它剥夺了吃货享受美食以及因为享受美食而享受生活的乐趣。全如太宰其时回那位熟识的一句话,连吃都可以用代的了,活着还有啥意思?由于最近坚持读王小波的缘故,太宰觉得,这档子事,他也不会乐见,——因为他最无法忍受的,就是生活没了乐趣呀。

可是代餐有话说。

回头看太宰码的第二段文字,末了,有个“等等”。这个“等等”,可不是为了凑字数。举个栗子。那代餐据说是有味道的,香草味儿啊,草莓味儿啊,巧克力味儿啊,烤羊肉串味儿啊(太宰乱入)……这些其实并不是维持人类

作者  | 2016-2-26 8:02:54 | 阅读(44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Vancouver Island Day 1-1:卑詩渡輪.  

2016-2-25 4:48:51 阅读329044 评论0 252016/02 Feb25

翔氏此番温岛之行的落笔第一篇,仍是在路上……唔,确切说,是在水上。太宰长在山东,对海船不陌生,但在温市乘渡轮,这是第一遭;净坛则完全是头一回乘船出海。说出海,实际也不过在Strait of Georgia(乔治亚海峡)七转八转,从这岸到那岸;然而海面总比黄河长江来得壮阔,况出发那天,碰巧乘了BC Ferries(卑诗渡轮)麾下最大的两艘客船之一。

卑诗渡轮公司成立于1960年,历经五十多年的发展,如今已成为北美最大的客运渡轮航线。36艘滚装船,总载客量27000人,在BC省及沿岸岛屿49个港口间的25条航线上穿梭不息。最大的Spirit级客船有两艘:Spirit of British Columbia(卑诗精神号),和翔氏乘的Spirit of Vancouver Island(温岛精神号)。此二艘船都建造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叶,载车量470,载客量2100。

太宰有强迫症,在历次Roadtrip中首先表现为特别讨厌走回头路,所以计划路线通常以环线为主,也所以出发和返回的码头都不相同:去时从Tsawwassen Bay(措瓦森湾)出发,到达Swartz Bay(斯沃茨湾);回时从Departure Bay(起航湾)出发,到达Horseshoe Bay(马蹄湾);其次表现为极其缺乏安全感,所以早早在BC Ferries网站预订了船票,生怕到时渡轮满载导致行程被迫拖延。预订需要支付预订费,无论最终是否乘船,预订费都不退还;剩余部分,包括乘客和车辆费用,乘坐渡轮当天在入口处支付。翔氏出发的这天早晨,往码头的路上,瞥见提示渡轮载客率的大显示屏,只得40% Full,可见这一时段并不繁忙,不预订想来也会有位子。

作者  | 2016-2-25 4:48:51 | 阅读(32904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